Duke University心臟內科實習心得-許程皓



  • alt text
    (圖片來源:https://surgery.duke.edu)

    投稿人:陽明醫學系 許程皓

    2nd month Cardiology Consult

    從大煙山 road trip 回來後,隔一天開始 Cardiac Consult 的實習。週一一早到8200 病房時,遇到即將帶領這個團隊的住院醫師 Tara,他是內科第二年的住院醫師,另外兩位成員則是 Danielle 和 Leah,分別為神經內科第一年住院醫師以及麻醉科第一年住院醫師。

    心臟內科會診團隊的工作內容是負責全院的會診和急診的心臟內科病人,因此每天要看的病人並非固定,有時會在醫院各樓層跑透透,有時則可以有空閒時間讓整個團隊坐下來討論心臟科相關主題。大致上,每天上午七點半到八點會和昨夜值班的housestaff 討論有趣的 case,八點到九點主治醫師會依照 team 上的病人討論EKG, Cardiac Echo, 或是疾病本身,九點到十一點則會去看上午接到的會診病人,下午兩點在見面再針對中午之後的會診病人進行討論和探視。 每一週的主治醫師都不同,這一週輪到 Dr. Bashore,第一天 Tara 就告訴我他是心內膜炎世界有名的專家,也是一位很樂於教學的老師,為此 Tara 特別把年休的時間換掉,這一整週才能跟著 Dr. Bashore 學習。

    我記得第一天上午 Dr. Bashore 在討論病人的心電圖時,他指定要我先來講解,我嘗試把自己有印象的判讀內容講出來,但只能說自己真的過去都在死背,當他問我為什麼 RBBB 的特徵是 RsR'時,我還真的一時講不出來。當下我大概就知道這個月會跟 EKG 脫不了關係,果不其然,在這一週之後的幾天,只要病人有 EKG,老師第一個就先找我,甚至在病房外會直接拿著心電圖紙說:來!Henry,你的工作來了。雖然每次判讀都很緊張(因為旁邊站著六個人等我開口),但我沒有因為講錯或講不出來被念或嘲笑,反倒是知道自己的基礎和知識多淺薄,很多東西過去讀的忘了、沒有讀通的、不曾覺得是自己需要會的,在這裡因為我是唯一的學生而變得很赤裸,可以好好地重新建立對心臟科的了解。

    Dr. Bashore 是一位很特別的老師,他每一天中午前都會帶整個團隊去Starbucks,六七個人浩浩蕩蕩地在 Starbucks 排隊,但要拿到一杯咖啡沒那麼容易,他每天都會出題目,而我們則是要把答案取代自己的名字,當店員詢問姓名時,我們要面不改色地講出答案。這幾天遇過的題目有:世界偉人、啤酒的品牌、你最討厭的食物、一種水果。也因此,Starbucks 店員每次看到 Dr. Bashore 來就會知道要開始頭痛了,因為千奇百怪的答案要開始丟向他們。買完咖啡後總會有一段時間大家坐在醫院的cafeteria 或是戶外的座椅聊聊閒事,談談和醫療不相關的話題,適度的放鬆降低大家臨床工作的疲勞。

    我很喜歡這個團隊的原因是大家都很樂在自己工作也很善於互相幫助,Tara 身為team 上最資深的住院醫師以及對心臟科的熱忱每天上午五點都會寄前一天的teaching point 給大家,增進每一位成員的學習效率。Danielle & Leah 雖非本科的住院醫師,但只要有和神經科或是麻醉科的相關議題,他們便會侃侃而談地分享知識,而我就是把自己的角色扮演好,每天把看到病人的疾病大致了解、加強自己EKG 的判讀經驗、練習和團隊成員對話溝通、跟著住院醫師去看病人,專注在自己的學習即可。而確實很幸運,在第一週就看到了 Atrial fibrillation, Atrial Flutter, Cardiac Tamponade, MI, Endocarditis, HF, Cardiac tumor(懷疑是 AML 相關的Cardiac Myeloid Sarcoma)。

    Dr. Bashore 在結束前一天帶我們去參觀他的辦公室,他是一位古董收藏家,專門蒐集各式各樣古老的醫療器材,他有一系列從古到今的聽診器和血壓計收藏、Duke 第一台心電圖儀器、一兩百年前的放血針具、最古老的 X 光機等。他同時也非常熱愛打籃球和釣飛魚,辦公室牆面上掛了三十張國家心臟內科協會頒授的獎狀,曾經獲選多次優良教師的他甚至讓一個獎項的名稱以他的名字命名。不過最猛的還是知道他是 Endocarditis 的 Duke Criteria 的作者之一,能夠親臨大師風範真的會讓我永生難忘。

    心臟內科各週schedule

    為期四週的心臟內科會診在六月八日結束,每一週的老師風格都不大相同,住院醫師也有各自的特色,我則是扮演好醫學生的角色,盡可能多看病人、多問問題。

    Week1

    第一週的 Dr. Bashore 是世界知名的 Mr. Endocarditis,親臨大師風範讓我更希望能夠加快腳步補足知識上的不足,加上第二年住院醫師 Tara 的熱忱教學(每天清晨五點寄 teaching point),我在第一週的時間很快地重溫心電圖的判讀重點,以及對各種重要的心臟疾病如 MI, Cardiac Tamponade, Atrial flutter/Atrial fibrillation 作複習。因為過去不曾到心臟內科實習,很幸運能夠在如此良好的學習環境中開啟我對心臟內科的興趣,我認為能夠像 Dr. Bashore 在一個領域專精和深愛自己的專業是一件讓人羨慕和嚮往的事。

    Week 2

    第二週的 Dr. Kong 是一位中生代的 Interventional Cardiologist,父親從國防醫學院畢業後來到美國 Duke 醫院行醫,而 Dr. Kong 跟隨父親進入同一次專科服務。或許是因為我來自台灣讓他感到親切,第二天他帶著我到辦公室,請我喝了一杯 root beer,一邊講授他的專業心導管攝影,教學生動又活潑,Dr. Kong喜歡用自己的雙手向我解釋心臟冠狀動脈的分支,並利用身體的轉向和投影的效果說明在心導管攝影的成像。或許是因為 Dr. Kong 真的很熱愛介入性治療,當會診病人看完或是有空閒時,他便會出現在 cath lab,我想如果能利用這個機會多看一些 lab 裡的儀器和了解治療的目的,或許也會是一個很棒的收穫。所以我有幾天都跟著他在 cath lab,看到了 Duke 剛使用兩週的

    Week 3

    第三週的 Dr. Pagitipati 是去年剛升上主治的少數心臟科女醫師,個人的研究範疇主要涵蓋心臟疾病的預防以及公共衛生的推廣,很幸運地是他帶來了研究生Yumin(即將前往 Johns Hopkins 讀公衛),從這一週開始我們變成很要好的朋友,我大多時候會向他解釋基本的心臟生理,而他則會和我分享研究的歷程和美國求學的經歷。也因為和他的對話,從他口中得知 Dr. Pagitipati 是一位多麼好的 mentor,不僅給予人生規劃的建議,也是研究的引導者。我認為台灣也有許多很棒的老師,但對於學生而言,比起 Duke 醫學生能夠有大三一整年做研究的機會相對較少,也因此研究的風氣在醫學生之間較不盛行。這一週因為Dr. Pagitipati 的會診相當多,所以能夠坐下來上課的時間不多,大多時候由住院醫師 Nicole 給我們 pick up 一些 topics 回去自己讀。

    Week 4

    第四週的 Dr. Tricoci 是來自義大利的醫師,他在義大利接受完住院醫師訓練後,由 mentor 引薦到 Duke 做研究,之後留在這裡當主治醫師。他外型長得有點像 Tony Stark(Iron man),英文帶有些許義大利腔。他是一位做事情很快速的老師,由住院醫師報告完病人後,他便可以向病人做清楚的病解和治療計劃。不過當我問他問題時,他總是花很多時間跟我解釋,並信手捻來 paper 和相關的 trial,在 evidence-base 極度盛行的美國醫療環境中,這種能力是必備也是必須的,這次的出國學習機會也讓我確實沈浸在這樣的氛圍中,期許自己在往後的臨床學習也能夠實事求是。

    總結

    總的來說,在實際參與了過去學長姐們大力推薦的心臟內科會診團隊後,我深深感受到在一個友善的學習環境中學習是多麽幸福的事。早上七點半到下午五點,大致固定的上下班時間,沒有雜事等等的煩擾,能夠專心致之地鑽研病人所遭遇的問題,在師長的提點下以 problem-based 學習,並且對自己的英語口說訓練要求。我同時也感受到在醫學領域的成長是由挫折感和成就感交織而成,我也許在前一天很順利地口頭報告病人而深感得意,但下一秒卻可能因為主治醫師的一個問題回答不出來而對自己感到失望。但久而久之,我逐漸發現這些許的成就感和些許的挫折感似乎加諸於彼此,不論是得意或是失望在最後都不顯得重要,至少我能確定的是,自己經歷過,也成長了。我寧可不因一時的成就感得意,不因一時的挫折感失落,而是依著自己的成長曲線,一次再一次地把瓶頸突破,這種種便是這次出國留學最可貴的經驗。


Log in to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