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uke University感染科實習心得-許程皓



  • alt text
    (圖片來源:https://surgery.duke.edu)

    分享人:陽明醫學系 許程皓

    3rd month Infectious Disease Consult

    “If I ask a question that you already know the answer, then I ask the wrong question. I’m not a tester, I’m here to teach you what you don’t know.”

    結束感染科第一週後 Dr. McClain 問我對這週學習的感想,我告訴他我很享受每一天能夠專注研究一位病人,深入了解他的病歷、親自詢問病史做身體檢查、用自己的想法擬訂治療計畫、再把資料系統性的報給團隊聽,最後帶著團隊到病房向病人解釋。

    一天一病人,五天五病人,雖然不是很多,但也因為研究仔細,加上團隊討論時彼此的提問而更加熟悉,這看似壓力不會太重的任務其實在還是給了我我每天早上陷入腎上腺素激升的緊張感,因為要在大約半小時內的時間把病歷去蕪存菁,整理好抽血報告和細菌培養,再在像迷宮的醫院內從加護病房工作站移動到會診我們的病人病房,很有自信地敲敲門自我介紹我是 visiting medical student from Taiwan,接續大約半小時的 history&physical examinations,最後再箭步回到護理站,一邊思考要怎麼給予抗生素的選擇,我認為最有壓力但也最有挑戰的是想 plan,Dr. McClain 曾經說他不是要我們回答最正確的 plan,而是想聽我們的 thinking process,也因為如此,我會試著把可以使用的藥物選擇都列出,再從中挑一個我覺得最合適的。

    “I was really impressed with the presentation in MICU, you performed professionally under the pressure.”

    禮拜三查房時,正當我開口報告了第一句加護病房病人的病況時,突然裡頭開始coding(CPR),一群醫護人員湧進,大家一陣手忙腳亂,Dr. McClain 把感染科會診團隊帶到走廊的另一頭,要我繼續報告。我當下覺得自己報得很亂,不僅沒有架構,英文口說講得也不太順,我覺得自己被病人的狀況所影響,因為上午和他對話時他還清醒,中午查房時竟然就沒有心跳。所幸在急救 2 分鐘後心跳回復。很慶幸在昨天回饋的時候,Dr. McClain 給我的鼓勵,他說老師們都希望看到學生的成長,特別是在壓力之下,成長的速度才快。醫療訓練就是希望我們能夠在壓力之下冷靜應變,我想之後如果還有類似的情況,我會提醒自己 Dr. McClain 所給予我的鼓勵。

    “Now, could you tell me what I can do to make me a better teacher?”

    曾經在學長姐的心得分享看到杜克老師們問學生這個問題,沒想到自己也遇到了。我回道他是我在杜克遇到最好的老師之一,很感謝他從第一天開始強調 Structure的重要,在看到一個疾病時要不慌張有邏輯地思考,從症狀、檢驗數據、細菌培養、影像報告去探索病人面臨的問題,定義出一個感染症的名字(ex: 肺炎、泌尿道感染),再針對此疾病列出所有可行的治療選擇,並從中挑一個傷害最小幫助最大的武器。在報告時,若能夠有條理地列出所有的思考程序,便能讓聽者跟上脈絡,再針對有問題的地方討論。

    繼第一週在 Dr. McClain 的高壓訓練後,第二週跟的主治 Becky 似乎顯得壓力小很多。他是一位當主治七年的年輕醫師,同時也在半年前剛生下自己的第一個小孩,所以他時不時會拿出自己小孩子的相片來和我們分享,他常說:當工作很辛苦很累的時候,看看自己的小寶貝,就會覺得一切都很值得。

    因為 Becky 還不熟悉第一週 team 上的病人,所以星期一我和杜克四年級的同學都各自向他報告了自己的 primary care。他是一位很專注傾聽學生報告和想法的老師,在報告的時候會很專注的看著我,有問題也會直接向我討論。在感染科學習一個很棒的點在於每一位學生都能真正有自己的 primary care 病人,而每天上午的查房前 update 就是直接由學生負責,必須在整個團隊前報告最新的 data,以及過去 24hr 病人的臨床變化,也就是說到醫院後要趕緊利用時間把電腦上的資料記下來,再速速到病房看病人。我很享受這種有高度參與感的學習,不僅能夠專注在病人的疾病(特別是以感染科的觀點去學習),也因為花了很多時間在自己負責的病人,有了更多和 Fellow 與主治的討論。

    感染科很注重細菌培養的結果,又因為美國的醫療系統錯綜複雜,許多病人在地區醫院接受治療後會被轉到如 Duke 的醫學中心,而追蹤前一家醫院的報告便成為我們要給予下一步治療的方針。身為醫學生,如果能夠替 Fellow 分擔一點行政工作會讓他們不必為瑣事所煩,也因此若我的病人有需要追蹤報告,就是由我負責打電話到詢問。一開始對於要用英文在電話上溝通感到很緊張,但嘗試成功了兩三次並且把結果告訴 Fellow 和主治後的滿足和成就感讓我逐漸成功上手,英文口說也在各式各樣的場合練習下變得順口,很慶幸自己能夠幫上忙並且回報,能變成團隊中的重要一員是很美好的事。

    除此,感染科醫生喜歡讓學生帶領整個團隊到病房和病人互動。而第三四週的 Dr. Thielman 更是讓我嘗試了第一次在 bedside 報告病史。老師會先告訴病人他還不知道病史故事,會由 Henry 開始報告,如果報告完之後有需要補充的地方再請病人直接補充。我記得初次嘗試時我非常緊張,雖然中間有些停頓,但還是成功達陣。我也很感謝在這裡遇到的病人,沒有因為我是外國學生就對我不客氣,常常給我讚美,說我的英文講得很棒。

    記得有次接了一位中風不能表達的奶奶,女婿在身旁卻對病史不了解,他要我直接在電話上和他太太詢問病情,這又是一次有趣的挑戰,除了必須要開著擴音透過電話問病史,還必須要應付突如其來的問題,給出目前團隊大致的治療方向。有時會在病房遇到其他 team 的住院醫師或醫學生,身為 consult team 的成員就是希望能夠幫到 primary team 解決該專科的問題,這裏的跨團隊互動很熱絡,面對面討論或是電話溝通絕不會少,我也好幾次和其他團隊展開對話,或是和護理師更新資訊,這不僅讓我更了解我的病人,也大大提升的參與感。

    Dr. Thielman 在中段也給予了我回饋,他給我很大的鼓勵,說到我的 presentation很精彩也很詳細,也告訴我可以更進步的建議,因為我們是 consult team,所以如果報告病史時能夠更 focus 在感染疾病的進程,讓聽者有一種聽故事的感覺,會更簡潔有力切中要點。我覺得自己這個月就是不斷地在揣摩報告的精髓,Dr.

    Thielman 每次在聽報告時都會拿著紙筆把我們報告的內容記錄,也會很用心地和學生討論治療計劃,而每次學生問問題他都會先說 Good question! 或是 Well, what do you think? 我認為在如此的團隊氛圍中報告是我的福氣,能夠跟到著重presentation 並且給予 feedback 的老師也讓每一天都有更進步的動力!

    如果要提起在感染科讓我最有成就感的一件事情,我會說是一次在 CCU 的presentation。當時我整理了電腦系統的病歷以及病人家屬的口述,在團隊查房前開始報告這位病人的狀況。印象很深刻在不久之後,有另外一位醫師站近聆聽,當時我餘光瞟見,心想這位應該是其他會診醫師或是 primary team 的主治。沒想到他就一路聽到報告結束,並且在團隊面前稱讚我報告得很詳細,他說自己很佩服感染科能夠把 history 統整徹底,並說自己是心臟外科醫師,負責這一位病人後續的手術計劃。能夠得到讚美讓我很開心,能夠以感染科成員受到心臟外科醫師的稱讚更讓我激動,我想我忘不了這個經驗給我的鼓舞,在往後遭遇挫折時,能夠想起在Duke CCU 的美好回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