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平靜的倫敦 – 主動脈剝離



  • 作者:陽明醫學系 高定瑋

    1760年10月25日清晨,倫敦市肯辛頓宮內,國王依舊在六點鐘準時起床,大約 7:15 時如廁,僕人在門口等著,忽然聽到一聲巨響,僕人衝進去,發現國王倒在地上,已然去世。當時國王御醫 Frank Nicholls,被命令為國王的屍體做防腐處理,從而給他一個解剖龍體的機會,Nicholls 在筆記中寫道:我看見心包膜非常鼓脹,大約裝了一品脫凝固的血液,整顆心臟因此受到嚴重壓迫,以致靜脈血無法進入心耳,使得心室空空如也,另外,在動脈幹的內壁發現大約長 1.5 英吋的裂隙,不少血液跑進去,造成鼓起的瘀斑。英格蘭喬治二世那天在 "while straining on the toilet" 時駕崩了,死因是主動脈剝離造成的心包膜填塞。
    .
    這是關於動脈剝離最早的記載,約六十年後西元 1819 的歐洲大陸,當時最有名的醫學紅人是剛發明出聽診器的 René Laennec,他用 "dissecting aneurysm" 來描述動脈剝離,此說法在街頭巷尾快速被傳開,但時人不知道,這其實不是動脈剝離的成因,與保留到現在動脈瘤觀念互相混淆,縱使同時期沒沒無聞的 Maunoir 曾提出 "aortic dissection" 的說法,但因名聲不大,也沒被當時接受。
    .
    主動脈剝離從此沉寂了一個多世紀,直到1954年7月7日,DeBakey 等人才成功完成第一例修復胸主動脈剝離的手術,並在後面幾年間,逐漸累積更多臨床經驗,終於在 1980 年發表 527 位經過手術治療的病人二十年後的追蹤報告。諷刺的是,DeBakey 在 97 歲時,自己接受了主動脈剝離的修補手術。
    .
    William Osler 有句話說 "The tragedies of life are largely arterial",從 Nicholls 為國王解剖,到動脈剝離這個名詞的出現,到手術治療的問世,整整花了200 年之久,但最近 20 年突飛猛進的血管腔內主動脈修復術 EVAR ,不只要跟 type A 的開心手術 PK,更要和 type B 的藥物治療比預後,只不過現在市場通行的 endograft 是設計給動脈瘤用的,衷心期待未來專門為 dissection 製作的玩具登場了。

    References

    1. Vilacosta et al (2001). Acute aortic syndrome. Heart 85(4):365-8.
    2. Criado et al (2011). Aortic Dissection: A 250-Year Perspective. Current Trends in Aortic and Cardiothoracic Surgery Conferenc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