累積壓力 — Cardiac Amyloidosis



  • 47 歲自行車國手,過去很健康,最近體能訓練時覺得心悸,stress test 沒有異常,但 NT-pro BNP 爬到1121,安排超音波後,懷疑是 cardiac amyloidosis。
    .
    人體內有超過 30 種蛋白可以形成類澱粉樣沉積,但只有兩種會侵犯心臟,其一是骨髓內過多相同種的產生漿細胞,製造大量免疫球蛋白,而造成 Light Chain Amyloidosis (AL),而另一種則和transthyretin有關,過去它被稱為 pre-albumin,是由四個充斥著 β-sheet 的次單元組成,錯誤的單體折疊使其變得不穩定,從而堆積沉澱,而這些既堅硬又占空間的纖維,逐漸浸潤心臟,造成失能,即為 Transthyretin Amyloidosis (TTR),TTR 又可根據是否有相對應的基因變異分類為 hereditary TTR 或 wild type TTR。
    .
    hTTR的發病年齡和在第 18 對染色體上的 TTR 基因突變有關,AD 遺傳 (但也只有一半的病人有家族史),Val122Ile 及 Thr60Ala 是常見的突變熱點,如果不治療,診斷後平均餘命約僅有 2.5 年;反之,wtTTR 發病多超過 60 歲,平均年齡在 75 歲,基因型正常,也和遺傳無關,90% 的病人是男性,經常合併雙側腕隧道症候群、二頭肌肌腱斷裂、或腰椎狹窄,隨後2~10年產生心臟病變,包含跳 AFib、傳導障礙、甚至心臟衰竭,診斷後平均餘命約 3.5 年。
    .
    雖然amyloidosis 對心臟的衝擊被歸類為 infiltrative,但 light chain 或 TTR 次單元對心肌細胞的損傷亦不可忽略,因此更精準地說應該稱為 toxic infiltrative myocardial disease。心肌毒性加上心臟機械性收縮功能衰弱,導致 AFib 發生率上升,且即便在 sinus rhythm 下,血栓產生的比例也增加,2019 JACC 的統計結果就發現,因為 cardiac amyloidosis 而要做 TEE cardioversion 的病人當中,有28% 因為發現血栓而取消,有 14% 出併發症,皆明顯高出對照組的 7% / 2%。
    .
    至於看到哪些徵象時需要想起 amyloidosis,如果遇到無法解釋或年輕的心衰竭,做張 EKG 又記錄到 low voltage (未必會出現),再加上超音波掃到 LV wall thickness增加,或有 apical sparing 的 regional amyloidosis pattern (>2:1),搭配抽血有跟臨床不符合比例原則的超高 BNP ,或是在沒有冠心症的前提下持續 Troponin 陽性,那麼 amyloidosis 就值得放進鑑別診斷。為了要首先排除 AL,不妨從血液和尿液的電泳與免疫固定開始,並且評估 serum kappa/lambda 輕鏈的比例,若是陽性,則緊接著做 fat aspirate 或骨髓切片尋找 amyloid 的沉積,如果仍陽性可做 MRI 確認,否則進行心臟切片。
    .
    相反的,如果確定沒有 monoclonal protein,那麼 PYP造影 (Tc-99m pyrophosphate) 的檢查變顯得關鍵,比較心臟區域和肋弓的顯影,倘若 uptake 有達到大於或等於肋弓亮度的 Grade II 或 III,診斷 TTR 的特異度和陽性預測值,都能夠接近 100%,不過,高達 30% wtTTR 的病人同時合併 MGUS,因此單用 PYP 診斷是危險的,除非確認心衰竭加上典型的超音波或核磁共振造影證據,否則無法取代心臟切片的黃金標準。
    .
    至於治療方面,AL 理應尋找 underlying,再使用 chemotherapy 或自體幹細胞移植對付。至於針對 TTR 的治療,卻一直十分侷限,預後極差,但同時也是新藥發光發熱的絕佳舞台。從病理機制的角度出發,對抗 TTR 有三個藥物靶點,第一是透過 RNA interference,杜絕肝臟的蛋白製造,嘗試的藥物有 Inotersen (Tegsedi)、Patisiran (Onpattro);第二是穩定蛋白,有 Tafamidis、Diflunisal (NSAID副作用較強)、AG10;第三是類蛋白沉積纖維的干擾劑,有 Doxycycline、PRX00042 單株抗體。
    .
    聚焦第一類 Inotersen、Patisiran 的文獻,目前還很缺乏,只有 2018 NEJM 討論 neuropathy 的改善效果,做出來成功達到顯著。第二類 Tafamidis,第三期臨床試驗ATTR-ACT的成果刊登在 NEJM,作者收441人,結論是和安慰劑相比可降低 30% 的 all-cause mortality 與 34% 因心臟科問題住院的風險,追蹤 2.5 年下來,平均每治療 7.5 人,就能減少 1人死亡,這些激勵人心的振奮結果,預計在這個月就會被 FDA 核准上市,但居高不下的藥價,仍是當前推廣困難的主要阻礙。此外 AG10 的第三期試驗 ATTR-CM 也即將展開了。
    .
    展望未來,有人主張透過 CRISPR/Cas9 做基因修飾,使 TTR 不被表現,又或者挪移治療帕金森氏症的藥物,檢示對於心臟 amyloidosis 的治療角色。隨著愈來愈多藥物問世,心臟移植不再是 amyloidosis 患者的唯一出路,存活機率也將勢必獲得改善,但先決條件是要能正確診斷出這個族群。將 amyloidosis 安放在心頭,某年某月,也許就能多拯救一個心臟衰竭的病人了。
    .

    References

    • Ruberg et al (2019). Transthyretin Amyloid Cardiomyopathy. JACC 73:2872-92.
    • Gonzalez et al (2017). Clinical characteristics of wild-type transthyretin
      cardiac amyloidosis: disproving myths. Eur Heart J 38:1895–904.
    • Donnelly et al (2017). Cardiac amyloidosis: an update on diagnosis and treatment. Cleve Clin J Med 84:12 Suppl 3:12–26.
    • Wechalekar et al (2016). Systemic amyloidosis. Lancet 387:2641–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