蠶豆症


  • administrators

    alt text
    (圖片來源:wikimedia,蠶豆)

    作者:台北榮總遺傳代謝科朱子宏醫師

    蠶豆症(正式名稱為:葡萄糖六磷酸去氫酶缺乏症Glucose-6-Phosphate Dehydrogenase Deficiency, G6PDD。一般常誤寫成G6PD)是性聯遺傳,同時也是新生兒篩檢11項指定項目中盛行率最高的疾病。台灣男生100人當中有3人患有蠶豆症,如果媽媽是閩南人,這個比例是2.5%;如果母親為客家人,會達到10.3%。從這個高比例來看,蠶豆症比較像一種體質。

    早在古希臘時期,便有醫師觀察到病人服用蠶豆症後誘發溶血而死。蠶豆症又稱favism,便是從蠶豆fava beans而來。偉大的數學家畢達哥拉斯(約西元前580年-前500年)便告誡後人«…κυάμων απέχεσθαι…», “…kyamon apechehesthe…”要對蠶豆敬而遠之,連碰都不要碰,即便是這個作物在地中海一帶十分盛行、又能抗寒。

    而在台灣,這個疾病是在民國五十年三月,竹北蠶豆大豐收,竹北剛好又是客家人群聚地,一週內就有五個孩童溶血死亡才引起大家注意。

    簡單來說,此酵素是身體極為仰賴產生NADPH的生化反應之必須。NADPH可以把氧化的glutathione(穀胱甘肽, GSSG)還原成GSH。GSH在紅血球細胞膜上有一個很重要的作用,便是把外來的氧化物(如會產生自由基的重金屬、H2O2)還原。若這些氧化物質不能被GSH還原,或是GSH不足以還原過多的氧化物質,紅血球的細胞膜便會變性、破裂,於是臨床上就觀察到溶血的狀況

    除了少數基因變異型會持續造成慢性溶血外,多半的病人都是在接觸氧化物質才會發病,包括:蠶豆、萘丸、消脹氣的薄荷醇、龍膽紫,藥物:部份抗瘧疾藥(Primaquine, Pamaquine)、抗感染藥物中的磺胺類、解熱止痛劑(阿斯匹靈,所以兒童除了川崎症以外,多視阿斯匹靈為禁忌)等。天然的樟腦,或是樟樹,並不會造成蠶豆症病人的危害,但目前市面上充斥非台灣生產的樟腦丸,實際上是萘丸的情況,故仍需小心。

    診間常常看到女嬰被轉介來確診蠶豆症,最後卻發現爸爸才是帶有突變基因的患者。這時詢問爸爸,從小到大吃蠶豆都沒事。那為什麼會如此呢?原因在於蠶豆的致病力,取決於豆體或是腸道微生物菌種的β-glucosidase (β-葡萄糖苷酶,一種分解纖維雙醣的酵素)的活性。未熟的蠶豆,其葡萄糖苷酶含量極低;而隨著成熟而變高。但烹調後又會破壞部份活性。(Sci Rep. 2016; 6: 32452.)葡萄糖苷酶的活性越強,蠶豆當中原來不具氧化活性的vicine及convince轉變成有氧化活性的divicine及isouramil的量就越多,就越容易產生症狀。

    從世界流病學的角度來看,全球有超過四億人有蠶豆症。分佈和地中海型貧血類似,都是低緯度瘧疾盛行地帶,蠶豆症也常見,光是奈及利亞就達26%。推斷這類病人對瘧疾有較高的保護力。詢問母親的祖籍,如果是來自非華南地區,蠶豆症比例就會掉到0.3%。

    最後,不是女生就絕對一定不會發病,女生被抓到是蠶豆症的比率為0.7%。女生的兩個X染色體在胚胎發育時,會隨機挑其中一個X染色體把它不活化。也就是說,如果把帶有正常酵素基因的X染色體不活化得多,這個女病人表現性聯遺傳疾病的機會就會提高(skewed inactivation偏態失活)。在其他性聯疾病也有觀察到此一現象。正因如此,究竟把性聯遺傳是否有必要區分是「性聯顯性」或是「性聯隱性」,兩者疆界逐漸模糊。



看起來你的連線到 Tiny Notes 已經遺失,請稍等一下我們嘗試重新連線。